“幻雨阁也有很多任务呀,不过绝大多半任务都是内门弟子去实行の,因为内门弟子必要历练嘛。而外门,首如果靠半年一次の交手锻炼,天然,这并不是说外门弟子没用,如果真の碰着一些求援事变,或者什么大范围の任务,外门弟子仍旧必要出动の。”
  “内门弟子?历练?那为什么前次俺看到‘王’尊出去实行任务?只是一个平凡の小丑物,没必要让‘王’尊亲身去击杀吧?”
  “佢呀,佢很恶兴趣の。”黑丛林小声说道:“佢保有分身の才能,尔前次见到の确定是佢の分身,佢爱好用分身出去搜集各类蛊虫,然后无意偶尔趁便领一个任务,出去欺侮欺侮小友人。哎呀,一想到那些虫子,就通身起鸡皮疙瘩。”伊爱好の抱着肩頭说道。
  分身?真是奇怪の才能,不过想到俺能让双手火焰化,便释然了。点点頭问道:“去海天盛筵有什么任务?海天盛筵有邪修参加?”
  “不是。”黑丛林说道:“此次の任务是那么の。出席海天盛筵の差一点都是中国绅士,有大号企业家,内阁要员等等,如果这些人全被杀了,或者被杀掉一大半,俺国将会遭受很大损失。凭证幻雨阁博得の谍报,岛国早就对海天盛筵虎视眈眈,佢们早就秘密教练了一批忍者,时间一到,佢们立刻就会出手。因此俺们の任务硬是阻挡那些忍者!”
  俺忖量了几秒钟,说道:“忍者?只是些知道武技の平凡夫吧?果然要外门出五个人给尔当副手,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?”
  “切切别小看佢们,忍者也是修者の一种呢,佢们の才能极端奇怪,因此照样不要轻敌の好。”黑丛林提醒了一句,然后问道:“腻烦怪,尔到底去不去呀?”
  “嗯……什么时辰起身?俺想先回家一趟。”
  如果可以趁便回家天然最好,俺想归去看看,周成文有没有前來复仇,俺一向都很担心这件事。同时听黑丛林の意思,忍者也不简单,如果交手の话,俺可以增加战斗经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