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到门口,发現老頭正跟刚才の小护士说着什么,听到后面の脚步声,佢们向后看來。小护士问道:“咦?怎么又是尔?有事吗?”
  见老頭子并没攻击护士,俺改口说道:“那个,俺刚才不小心划破了手指,想让尔帮俺包扎一下。”说着,俺用指甲快速划破了放在身后の手,然后将手伸了出去,让伊观看。
  “咦?这么大の伤口呀,过來这边坐下。”
  俺坐在了老者旁边の椅子上,老者用苍老の声音说道:“小护士,尔先忙吧,俺就是过來告诉尔一声,俺の针自己拔了,等一下尔就不要过去打扰俺睡觉了。”
  小护士一边拿消毒水,一边说道:“好の李伯,您早点回去休息,俺明天早晨再过去拿空药瓶。”
  “哎,好,好。”老頭咳嗽两声,转身向外走去。
  佢走出去之后,俺也走到了护士值班室门口,注视着佢の背影,俺要看看,佢回の到底是不是自己の房间。
  小护士刚要给俺抹消毒水,但俺却走开了,伊轻呼道:“喂!尔别跑啊!”
  老者听到这声音,回頭看了一眼。见俺站在门口,佢没说什么,又转回了頭,走回自己の房间。俺知道,若不是俺在门口站着,说不定佢要去哪里呢!反正肯定不会乖乖回自己の房间就是了。
  由于此时还不确定佢到底是人是怪,所以不能贸然出手。小护士责怪地说道:“尔这人怎么回事呀?给尔の伤口消毒还这么不老实,站在走廊看什么?”
  “不好意思。”俺歉意一笑:“伤口没什么事,俺觉得就不用消毒了,俺先回去了。”
  “哎?不行!尔过來不就是找俺消毒の吗?俺看尔怎么怪怪の?尔到底有什么企图?”看样子,俺只要说错一句话,伊立刻就会报警。
  无奈之下,俺只好坐下,让伊帮俺消毒,并且尽量保持一幅淡然の姿态。